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刑事证据
文章列表
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人格特质的证据收集 刑事新证据的类型有哪些?
2020年9月4日  滨江刑辩律师

冯霄飞律师滨江刑辩律师,现执业于浙江展博律师事务所,严格遵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秉承诚信、谨慎、勤勉、高效的执业理念,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利益。name律师从事法律工作多年来,恪尽职守,为当事人提供快捷、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为法制建设尽了绵薄之力;在办案中不畏权贵、据理力争、维权护法,受到当事人和法院的高度认可和评价。

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人格特质的证据收集

随着对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不断深入,对未成年犯实行;非监禁化和非刑罚化;是整个刑事诉讼的价值取向。但目前我国尚未制定专门的未成年人刑事法律,对于如何贯彻和实施对未成年人的非监禁处置和非刑罚处罚等问题缺乏相应的具体规定。虽然,最高人民检察院在第十三条规定,过失犯罪、犯罪预备犯、中止犯、未遂犯,防卫过当、避险过当,共同犯罪中的从犯、胁从犯;犯罪后自首或者有立功表现的及犯罪后有明显悔罪表现等情形可以不批准逮捕决定。但这些规定只是针对案件的事实和他们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等实体问题作出的,对于不是案件事实但能够影响案件处理的体现涉案未成年犯人身危险性和可改造程度的人格特质如犯罪嫌疑人的学习经历、身体状况、身心特征、性格特点、成长环境等内容并未涉及,这就影响了对未成年犯的教育、改造和惩处。


因此,有必要要求侦查机关和公诉机关在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时,全面收集可以反映涉嫌犯罪未成年人人格特质的学习经历、身体状况、身心特征、性格特点、成长环境等方面情况的证据。理由是:


一、未成年犯的人格特质反映了未成年犯的人身危险性,是决定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适用何种强制措施的重要依据。一般说来,对于犯罪情节不是特别严重的、人身危险性小的、有监护条件的未成年犯,应适用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非拘押强制措施。但在实践中,办案人员一般只就案办案,没有主动、全面收集涉案未成年人的学习经历、身体状况、身心特征、性格特点、成长环境等内容,这就导致侦查部门和检察机关在采取强制措施时,由于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性格特点、犯罪动机、监护条件等情况不够了解而不敢大胆适用非拘押强制措施。据调查,检察机关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作出没逮捕必要不捕的占不到报捕案件总数的10%,大量的未成年犯被羁押在看守所,会对他们的心理造成巨大的压力,分押条件不好的地方还跟成年犯关押在一起,容易造成重复感染和交叉感染,现实中往往是刚关押时认罪态度较好,关了一阵子态度就变了,不利于教育和改造。


二、未成年犯的人格特质反映了其可改造程度,是法庭决定是否对未成年犯从轻、减轻或对其适用缓刑、管制等非自由刑的重要依据。透过未成年犯的人格特质,法官可以了解其认罪、悔罪以及家庭对其管教能力的情况,未成年犯的人格特质是衡量其可改造程度的综合指标,是法庭决定是否对未成年犯从轻、减轻处罚或对其适用缓刑、管制等非自由刑的重要依据。实践中,公诉机关一般没有收集并向法庭提供相关的证据,法庭在审判时可能由于不能全面了解未成年犯的人格特质而对未成年犯的可改造程度心中没底,从而影响了法庭对未成年犯的最终处理,不利于全面落实;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诉讼原则。







三、未成年犯的人格特质可以反映出未成年犯的自身特点,是决定对未成年犯如何采用帮教措施的重要依据。对未成年犯进行帮教是公、检、法、监狱劳改部门乃至全社会义不容辞的责任,只有全面的收集未成年犯的人格特质,这些部门才能全面了解未成年犯的自身特点,从而根据每个人的特点,制定出一整套针对性强、可操作性强的帮教措施,有的放矢,落实矫正措施,加以教育、改造,预防他们重新走上犯罪道路。











刑事新证据的类型有哪些?

基于新证据所证明的内容和证明价值等标准,可以初步将之划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1、根据证明价值的不同,可以将新证据分为有独立证明价值的新证据和起补充作用的新证据


所谓;有独立证明价值的新证据;,是指与已有证据相比,对案件事实具有独立证明价值的新证据。例如案件中存在一名目击证人,除此之外只有物证、鉴定意见等间接证据证明案件事实,但控辩双方在案件提起公诉前并未找到该目击证人,直到案件提起公诉后才找到该目击证人。因该目击证人所提供的证言对定罪量刑有重要影响,且与已有证据相比对案件事实有独立甚至不可取代的证明价值,故属于有独立证明价值的新证据。


相比之下,所谓;起补充作用的新证据;,是指对已有证据证明的内容进行补充或者佐证的新证据。例如案件中已有证人证言或者物证等证据证实特定事实,但上述证据对案件事实的证明并不全面,或者上述证据的可信度遭到对方当事人的质疑,此种情况下,控辩一方基于确保胜诉的考虑可能在案件提起公诉后又努力收集到新的证人证言或者物证等证据,此类证据虽然不能独立地证明特定的事实,但能够对已有的证据予以补充或者佐证,强化已有证据的证明功能或者抵消对方当事人对已有证据的质疑,进而对定罪量刑有重要影响,故属于起补充或者佐证作用的新证据。那些与已有证据在证明内容上相同,不起实质性补充或者佐证作用的证据,例如重复性的多份证人证言,不属于新证据。


2、根据证明对象的不同,可以将新证据分为影响定罪的新证据和影响量刑的新证据


所谓;影响定罪的新证据;,是指能够证明或者反驳犯罪构成事实存在的新证据。例如前述在案件提起公诉后才找到的目击证人,该目击证人能够直接指证被告人实施了犯罪行为,其所提供的证言对于定罪有重要影响,故属于影响定罪的新证据。


所谓;影响量刑的新证据;,是指能够证明或者反驳量刑事实的新证据。例如在案件提起公诉后才找到的能够证明案件起因、被害人过错、检举立功等量刑情节的证人,此类证人所提供的证言能够证明特定量刑情节是否成立,对于量刑有重要影响,故属于影响量刑的新证据。


3、根据证明内容的不同,可以将新证据分为有利于被告人的新证据和不利于被告人的新证据


根据的规定,公安检察机关负有客观公正取证的法律义务,应当依法全面收集有利于被告人和不利于被告人的证据。但基于控诉职能的内在属性,公安检察机关在实践中通常更加关注不利于被告人的新证据。因此,在诉讼过程中,通常是由被告人及其辩护人主动收集或者申请调取有利于被告人的新证据。对于刑事再审程序而言,新证据是否有利于被告人,决定了再审是有利于被告人的再审和不利于被告人的再审。刑事诉讼法并未对上述两类再审进行区分,但一些学者建议,对以新证据提起的不利于被告人的再审应设定刑罚限制。






来源: 滨江刑辩律师  Tags: 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人格特质的证据收集,刑事新证据的类型有哪些


冯霄飞——滨江刑辩律师

13396506679

扫描二维码

掌上律师解烦恼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1 版权所有 滨江刑辩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13396506679 网站支持:大律师网 网站地图